欢迎来到庄闲的80%赢法--Welcome!

网站地图  |  XML地图

.

产品中心

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观音大士座下的莲台怎么来的?

发布时间:观音大士座下的莲台怎么来的?

  

  推荐于2016-02-15知道答主回答量:41采纳率:0%帮助的人:35.3万关注莲花座:佛教建筑的2113重要装饰5261

  莲花或莲花座在佛教里有着重要的地位,据1653传释迦牟尼和观士音菩萨颇爱莲花,用莲花为座,自此所有寺院里的佛像都是以莲花为宝座,称之为莲花座。

  佛教莲花座都做六角形,下部做一个须弥座,其上枋、下枋都做三重或做四重,束腰部分每面雕刻壹门,上下做仰莲与伏莲。在转角之部位还做出束腰柱,束腰柱有瓶形、有莲瓣形,在束腰部分还用力士支顶,上下枋都绘制彩云,如同梁枋式样。在这个须弥座的顶部,再做一层大莲瓣座。

  莲瓣座分为四层,莲瓣除每瓣边缘处,绘制白、红、白三条曲线勾边。每个莲瓣的外表还绘制图案、有的莲座在仰莲处不绘制花朵,而只渲饰色彩,勾边图案。这是笔者在山西朔州祟福寺见到的金代佛像的具体做法。一切佛座皆莫如莲座,据《华严经》云,一切诸佛世界悉,见如来坐莲花。王勃观佛迹寺诗云:“莲座神容俨,松崖圣迹全”。《酉阳杂俎》唐长安大兴善寺和尚转《法华经》三万七干部,有僧题诗云:三万莲经三十春,半生不踏院门尘。在《华严经》里有“莲台”之句。在莲花台上一心合掌、正向如来。由这些说明寺院里对莲花、莲座的重视程度。

  除此之外,在佛塔上也有莲花座,不过不是很普遍,佛塔即是佛的变体,佛塔本身即是佛,所以有的说法:塔即佛也,佛者也简化说:“佛即是塔”,佛与塔并不那样严格的分开。过去在建设塔之时,塔上出现大莲座,特别是辽代塔里制作较多,至今尚存有近数十座辽塔,几乎每一个塔在基座上都设计一个莲座,辽塔上的莲座莲瓣比较多。除仰莲之外,还有伏莲。然后再在这个莲座上建立塔身,一般来说辽塔上装饰有莲座是极其普遍的。

  2006-02-04莲花象征着脱俗、清2113雅,该问题不好答5261,就好象问宇宙从哪里来的?一样……

  “观自4102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1653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……”

  幽深的竹林里传来一阵清越的吟诵,如透人心脾的清流,让人神清气爽。这片竹林不大,但却找不到诵念心经的人,只见青翠的竹叶随着微风卷动。

  竹林中央,有一棵竹玉立挺拔、丰神俊秀,跟竹林所有的青竹不一样,这棵竹周身闪烁着紫金的光彩。忽而,竹林里起了一层薄雾,快速地向紫竹靠拢,朦胧中,紫竹幻化成一个清俊的男子。男子细而修长的眉下,是深邃不见底的双眸,黑亮的眸子沉若幽水,似乎承载了不为人道的痛苦;高挺的鼻梁下,是薄得似刀锋般的双唇,紧抿的唇边有一丝倔强的深情,看起来无奈又哀痛。

  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……”清越的声音再次响起,带着平和沉静的意味。可与这个声音相对的,是吟诵心经男子的表情。

  那样悲苦哀切,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裂出的痛,一直纠缠在眉梢眼角,轻轻一动就是彻骨的伤痕。

  “这是你希望的吗,青筠?你希望我在想你的时候,就吟诵心经是吗?你说,诵心经一百遍,就可以心如止水,可是我已经念了几百万遍,还是忘不掉你!青筠,你为什么不回来?”男子的神情由哀痛转为愤怒,手指着青天骂道,“仙凡有别,仙妖异道,私自结交,永不超生。多么冰冷的天条,多么可恨的天规,我幽篁偏偏不信,就算追到九十九重天之上,我也要找回我的青筠!”

  四百年前,一样的竹林,一样的紫竹,所不同的是,紫竹的旁边多了一棵青笋。烟霞阵阵中,紫竹幻成一个青衣的少年,青笋幻成一个紫衣的少女。

  “幽篁,做神仙好么?照我们这样修炼,什么时候才能成仙?”紫衣的少女用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青衣少年,眼神里有单纯的信赖。

  叫幽篁的少年摸摸紫衣少女的头,很认真地问:“青筠,我们就这样好好的生活,不好吗?真的非要做神仙不可?”紫衣少女嘟起嘴,娇嗔说:“你有这样的想法啊,难怪你的法力还比不过我。你是紫竹哎,等级比我这青笋和那片青竹都高多了,竟然这个样子!”

 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,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,勾出很柔和弧度:“青筠,若你想做神仙,我用我三百年的修为助你。”幽篁说得很轻松,在他年少的心里,能帮助青筠完成心愿,是最了不起的事情。

  “可是,你就那么点修为,给了我之后,你要怎么办呢?”青筠带点嘲笑的说,调皮地向幽篁吐舌头。青衣少年被青筠的举动逗得大笑,道:“对哦,要是我把修为全给你,我就只能做一棵竹子了。”青筠也大笑起来,连连摇头说:“不要,我不要你变回竹子,我要你陪着我一起做神仙!”

  “傻瓜,不是想做神仙就能做的。”青衣少年显然是下了决心,“可是青筠,我一定要助你成仙。”

  “在南海的紫竹林,观音大士手中的羊脂玉净瓶里的甘霖,可使万物复苏,大地回春,一定可以助你成仙。我这就为你去求甘霖!”幽篁说得无比坚决。

  青筠喜道:“我们一起去南海吧。你为我求一份,我也为你求一份。”幽篁摇头道:“甘霖可不是说求就求的。况且,此去南海路途艰险,你修为不足,过不了紫竹林前千影叠嶂的结界。”

  “幽篁,你看不起我,是不是?不要忘了,我的法力可比你强多了!”青筠被幽篁的话气得涨红了脸,大声反驳着他的话。幽篁宠溺地看着青筠,解释道:“青筠,不要任性。我虽然法力不如你,但我有三百年修为,已修成紫竹真身,你法力虽强,却毕竟还只是青笋真身,受不住千影叠嶂的威力。”

  青筠扁扁嘴,眼泪汪汪地看着幽篁说:“你一定要记着,也要为你求一份甘霖啊,我说过要和你一起做神仙的。”幽篁点头,心里却苦涩不已。他其实并不渴望做神仙,每当想起神仙二字,他就会从心底生起一股厌恶的感觉。可青筠偏偏最是羡慕神仙,一心想得道成仙,白日飞升。为了青筠,他第一次做了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。

  站在碧波万倾的海边,幽篁一直压抑着的心情也舒展开来。这海水,冰冷的水,亿万年来不断冲刷着海岸,跟这水相比,妖类的千年性命又算得了什么?难怪青筠一心想要成仙,唯有神仙,才能寿与天齐,与那海水一起看人世变迁。

  渡过这片海,水的那边就是南海紫竹林。那里是仙家重地,妖魔的禁区。而今,他这只竹妖就要去闯那妖的禁地。

  幽篁放弃用法术飞渡大海,他知道越靠近南海紫竹林,千影叠嶂结界对妖的法术限制就越大,很可能他还没有降到紫竹林,就会因为法术受制而掉进大海。幽篁在海边租了一条小船,缓缓划向南边。

  海水越来越蓝,蓝得有些发黑,蓝得让幽篁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。突然,海面上响起了一阵阵嗡嗡的声音,像是有千万只蜜蜂在水里扇动翅膀。逐渐,那嗡嗡声变成了巨大的轰鸣声,平静的海面掀起狂暴的怒涛。

  翻滚的白色浪涛中,出现了好几条豚鱼,向幽篁的小船发起进攻。豚鱼本是西王母瑶池中豢养的宠物,只因贪吃偷了池中的仙莲子,被贬入凡间受饥饿之苦,待去尽谗心,再重返瑶池。豚鱼并没有因为惩罚而改掉毛病,反而变本加厉。它露出本相,专吃海上来往的商人。

  幽篁快速计算着与豚鱼的差距:一条豚鱼足足有一丈多长,而且生有两双宽大的翅膀。一旦豚鱼挥动翅膀,就可以掀起巨大的海浪,打翻他的小船。而现在竟然有六条豚鱼把他团团围住,就算他有通天的本领,也难以逃得出去,何况他只是一个才修行了三百年的竹妖而已。

  “以彼之力,通天之能,聚万物精魂,化气为剑!”幽篁快速地念诵着,希望在豚鱼发起攻击前,能占据先机。只见天空中出现无数竹叶般大小的利剑,分六个方向刺向豚鱼的要害。豚鱼也嗅出了危险,猛地下潜到海里,躲过了幽篁的竹剑。

  豚鱼在幽篁的船下轮流撞击,小船终于受不住冲击,散成碎片。幽篁念动真诀,飞到空中,却被狠狠一弹,又落入海里。千影叠嶂对妖的影响十分巨大,虽然离紫竹林还远,却让幽篁只能发挥一半的法力。

  豚鱼逐渐围住幽篁,慢慢逼近,露出了尖利的獠牙。幽篁忽然笑了笑,用牙咬破食指,点一下眉心,念道:“缘天地造化,夺参天之功,以紫竹之灵魄,破尔躯壳!”刹那间,墨蓝的海水变得透明清澈,一道道紫光围绕着幽篁散发开去,像闪电一样射向豚鱼。豚鱼也挥起翅膀,击起海水抵抗紫光,犀利的紫光劈开海水,刺进了豚鱼的躯体。

  “看来我是第一个打败这么多豚鱼的妖!”幽篁有些骄傲地说,虽然他散去了三百年的修为,可这是值得的。幽篁抱住一片木板,用手开始划水,调整方向继续南去。

  一路上幽篁没有再遇到豚鱼,要真是遇到,他也丝毫没有办法。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,要不是紫竹真身已经由他设下保护结界,他的身体早就化成轻烟消失了。这样也许更好,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,紫竹林的千影叠嶂对他已经没有太大影响。

  紫竹林到了。那是一片生长在水里的竹,没有陆地的滋养,只有水泽的雾气笼罩。当幽篁踏上那片水泽,才知道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水,那水踏上去和陆地的感觉是一样的。

  幽篁的去路被一对璧玉样的人儿拦住了。眉宇间颇有英气的男童道:“来者何人?竟敢擅闯仙家宝地!”

  “二位仙童,烦请通禀观音大士,下界栖霞山竹妖幽篁求见。”幽篁认出这是观音大士座下的善财童子和捧香龙女,一边说一边恭身行礼。

  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只竹妖。正奇怪凡人怎会找到紫竹林来,却是来了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妖!”脸若桃花,头簪青杏的童女不屑道。幽篁面色一黯,在龙女犀利的言辞下,他第一次觉得做妖似乎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。善财微现愠色,但依旧客气地说道:“竹妖幽篁速速离去,休要搅扰大士清修。否则可别怪我等手下无情。”

  幽篁飒然一笑,淡淡道:“若是你们不愿通禀,我只好自己进去了。如果你们要对一个无还手之力的妖出手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
  龙女被幽篁的话激得大怒,立时就要出手教训眼前的竹妖。善财拉住龙女,摇头阻止道:“龙女,勿要与一只妖计较,轰他出去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善财,龙女,你们带他进来。”正当两人要动手之际,林中传来了观音大士喝止的声音。幽篁大喜过望,跟着面面相觑的善财和龙女进了紫竹林。

  “去吧,回去吧。”观音大士轻轻挥手,招来一朵白云送幽篁回栖霞山。幽篁拜谢在地,随后乘云而去。

  青筠从幽篁走后,就一直期盼着他能快些回来,她这么强烈地盼望幽篁回来,却并不仅仅只是想见到他而已。

  她刚修成人形之时,因为好奇去了人间,看到许多人都对着一个小小的泥像跪拜,泥像慈眉善目,让人不自觉生出亲近之感。

  回到栖霞山,青筠就追问幽篁关于泥像的事情。幽篁显得有些惊讶,顿了顿才说:“那泥像是观音大士,天上的神仙,凡间的人有什么困难,都可以求神仙帮助的。”青筠很是羡慕,好奇地问:“那他们为什么不拜你呢?你也经常去帮助他们的啊。”

  幽篁微微一笑,像往常一样摸着青筠的头说:“傻青筠,我们是妖啊,没有人肯供奉妖魔的。历来只有神仙才能有那样的待遇。”青筠不是很明白幽篁的话,在她的眼里,只要能帮助人,不管是神仙或者是妖魔,都是一样的。

  “你还不懂,青筠,你太小了。”幽篁并不在意这些,“做妖其实没有什么不好,最少我们是自由的。”

  这件事情给青筠的印象很深,从此之后,青筠就梦想着能修成神仙,和观音大士一样接受人们的供奉。幽篁也看出了青筠的变化,她不再贪玩,每天都潜心修炼,只希望能早日成仙。而现在,青筠的梦想终于到了伸手可及的地方。

  “幽篁,你终于回来了!你还好吧?有没有求到甘霖呢?”满心欢喜的青筠并没有注意到幽篁的身子是冰冷的,而青筠扑到幽篁怀里的举动,竟然让幽篁的身体连连摇晃。

  搂着青筠温暖的身体,幽篁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了。靠着事先布下的结界,他支撑着从紫竹林回来,可现在他撑不下去了。很快,他将被打回紫竹原形,要再过百年的光阴,才能重新聚成人形。

  除非,他喝下那滴仅有的、为助青筠成仙而求来的甘霖。喝下这滴甘霖,他不仅可以恢复三百修为,还能得道成仙。可他怎能夺去青筠的梦想?这滴甘霖本来就是为她求的。

  看着青筠因喜悦而散发出光彩的脸,幽篁忽然觉得心里痛痛的。这张脸,他要把它刻在记忆里,当他再也见不到的时候,就只能靠着记忆来支持下去。

  “青筠,这是为你求来的甘霖,你快喝下去。”幽篁要在他恢复原形之前,亲眼见到青筠白日飞升。这时候,青筠终于发现幽篁的脸色不对劲,担心地问:“幽篁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幽篁勉强抬抬头,握住青筠的手,吃力地说:“青筠,我在南海和豚鱼相斗,散了三百年修为,就快变回紫竹原形了。”

  “不要!幽篁,我不要你变回原形!你喝下甘霖,你一定会复原的。”青筠慌忙拔开盖子,想把甘霖倒入幽篁的口中。

  幽篁虚弱的脸上浮出如昙花般的笑容,青筠是在乎他的,她的心里并不只是有成仙!幽篁积聚起最后的力气,抬手把甘霖推进青筠的口中:“青筠,我说过要助你成仙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幽篁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,而青筠的身体却泛出金色的佛光,缓缓飞向空中。

  天空忽然有水滴落而下,刚好滴在幽篁逐渐消散的身体上,而后落到空无一物的地上。

  一百年后,幽篁重新修成人形,天界竟然派来使者,带来了关于青筠的消息:青筠被派去紫竹林守山,挂记在观音大士的座下。幽篁完全不能理解这样的做法,自古以来,没有神仙给妖带消息的先例。

  “青筠她快乐吗?她完成了心愿,应该很高兴的!”幽篁有太多的问题,一时间都不知道先问哪一个,“她不开心的时候有没有陪着她?有没有人欺负她?……”

  “大胆竹妖,你当天界是什么地方?”使者冷冷喝止幽篁,打断了他的问题,“作为神仙,断七情六欲是必须的。观音大士叫我转告你,忘记情欲,早成正果。”

  可这缠绵的相思,是说忘记就能忘的吗?幽篁惨然一笑,低低说道:“若能忘,世间又哪来那么多生死相随的故事?使者请回观音大士,幽篁情欲难断,难成正果,只盼着能修成半仙之体,去做紫竹林的一棵紫竹,天天陪伴着青筠就已足够。”

  使者摇头叹息,难以明白世间竟有不想做神仙的妖。而当他把幽篁的话回禀给观音大士之后,一向慈悲恬静的大士竟然有一瞬间的皱眉,仿佛有很大的难题。

  “青筠,修行四百年,你有何所得?”慈悲的观音大士高高在上,脚下的莲台绽出五彩的华光,青红蓝白紫交错着明晦。青筠跪倒在地,不敢与菩萨对视。

  四百年来,她究竟做了什么?她的确是了了心愿,得到她曾经想要的。可事实上真的是当初她想的那样吗?虽然她拥有位列仙班的神位,却并没有得到所有神仙的承认。善财童子总是用冷冷的眼神看她,而捧香龙女更是用冰冷的话去刺她。

  是的,她不过还只是一只笋妖而已。她没有龙女的高贵身份,一出生就带着龙族的光环;她也不像善财那样,由观音大士亲自点化,收为坐下弟子。

  “大士问你话,为什么不做答?”龙女咄咄逼人,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给青筠难堪的机会。青筠惊惶地抬头,看着同样高高在上的龙女,不禁就迷茫起来。

  神仙不都是慈悲的,有求必应么?这样的神仙,是她曾经向往的神仙吗?他们只是站在高处,用冷冷的眼神望着众生,或同情,或憎恨,或无动于衷。

  四百年,一点一滴过去,她已经不是那个想成仙的妖,而是一个想做回栖霞山笋妖的仙。只是一个不被承认的仙,想回去做妖的岁月。

  她想一张开眼睛,就看到幽篁对着她笑,她到哪里,幽篁也跟着到哪里。一想到幽篁,青筠的心就刺痛起来。

  善财和龙女双双冷哼出声,原来还是一只断不掉七情六欲的妖!仙界有这样的神仙,真是耻辱。观音大士依旧微笑,丝毫不为所动,好似早有成竹在胸,平静道:“只有相思?”

  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……”观音大士开始诵念心经,善财和龙女合着菩萨的语调齐念。一时间,整个紫竹林都回荡着肃穆庄严的心经。

  诵完心经,观音大士遣退善财龙女和青筠,随即就召来三百年前的使者,仔细嘱咐着他将要办的事情。使者恭身领命,飘然而去。

  栖霞山终年云雾袅绕,青翠的竹在雾气中显出婆娑的身姿,风轻轻吹过竹林,竹林中那棵唯一的紫竹就摇动着全身枝叶,仿佛在讲述一个哀怨凄美的故事。

  “幽篁,幽篁,你在哪里?你出来!”曾经熟悉的声音又在竹林中响起,紫竹忽然一阵剧烈的颤抖,幽篁清癯的身影逐渐显现。“你瘦了,幽篁。”来人语气怜惜,这时候,幽篁才敢相信真的是青筠站在他的眼前。

  幽篁展开四百年来从未露出的笑颜,伸手想去握青筠的手,却被青筠一缩,躲开了他的手。“幽篁,这次来见你,是我求观音大士特别恩准的,我来只想告诉你,你忘了我,好好修行,修成正果。”

  幽篁脸色大暗,身体摇摇欲坠,颤声问:“青筠,难道你不是因为想见我,才回来的?”

  “不是。四百年的修行,我早已经心静如水。以后你若想我,动了情欲之念,就诵心经吧。”青筠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比,再也不带一丝感情。

  “你骗人!你先前不是这样的!是不是那些神仙逼你这样说的,是不是他们?”幽篁的眼里有愤怒的火焰在燃烧,如果真的是那些神仙所为,他绝对不会轻易妥协。青筠摇头道:“幽篁,你不懂吗?我那是神仙对世人的悲悯,而不是你所希望的。”

  这话像刀子一样刺进幽篁的心,原来神仙就是这样来怜悯世人的。更何况,他还只是一只妖,在神仙眼里连凡人也不如的妖!幽篁的眼里有晶莹的水波流转,几欲破眶而出,但终究还是没能落下来。那欲哭又强忍的表情,让冷硬的青筠也不禁一动,有些歉然道:“观音大士法力无边,你快快修成神仙,长随大士身侧,一定可以根除情欲!”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尘№封

  2006-02-04知道小有建树答主回答量:380采纳率:0%帮助的人:0关注潇湘贵嫔 说的是对的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TZT98741236

  2006-01-30知道答主回答量:166采纳率:0%帮助的人:71.2万关注莲花或莲花座在佛教里有着重要的地位,据传释迦牟尼和观士音菩萨颇爱莲花,用莲花为座,自此所有寺院里的佛像都是以莲花为宝座,称之为莲花座。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白衣男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