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庄闲的80%赢法--Welcome!

网站地图  |  XML地图

.

工程案例

主页 > 工程案例 >

免费发布信息

发布时间:免费发布信息

  北齐以前,中国的陶瓷器基本是青瓷,北齐时出现了早的白瓷,经过隋代的发展,至唐代时陶瓷已形成南青北白”的分布局面。唐代白瓷窑口多集中于北方,主要有河北的邢窑、定窑,河南的巩县窑、密县窑,山西的浑源窑、平定窑,陕西的黄堡镇窑。五代时期,江西景德镇也开始烧造白瓷。此时期著名的白瓷窑口是邢窑,它在我国陶瓷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邢窑位于太行山东麓,散布在内丘县冯唐村、宋村以北,临城县祁村、双井村以南,内丘县西丘村以东,隆尧县双碑村以西的狭长地带内。内丘县城关一带的唐代白瓷窑为集中,烧制白瓷的质量也为精致。唐代瓷窑多以所在州命名,内丘在武德五年(622年)改隶邢州,故名邢窑。

  邢窑瓷器的釉色有白、青、黑和褐黄等多种。邢窑白瓷按其胎、釉的质地,可以分为粗、细两大类。粗白瓷的胎质又有粗、细之分,粗胎的一类胎色灰白,胎质粗糙;细胎的一类胎体致密,胎色较淡,但仍不够白,往往施一层白色化妆土。粗白瓷的釉质较细,有些还有细碎的纹片,釉色为灰白或乳白色,还有黄白色。细白瓷的胎色纯白,个别的白中闪黄釉质很细,釉层中有微细的小棕眼,器物多施满釉,釉色纯白或白中微泛青色。白釉又有粗细之分,以粗者居多,细者占少数。邢窑的精细白瓷,选用优质瓷土烧成,胎质坚实细腻,胎色洁白如雪,釉质莹润,有的薄如蛋壳,透明性能极好。一般器物纯白光亮,有些则白中微微泛青。器型有盘、碗、杯、托子、瓶、壶、罐和注子等。

  文中这件唐代典型器邢窑白瓷注子(图一)敞口,短流,饼形平底,造型规整,器身丰满,胎体厚实,胎色洁白,质地细密,通体施釉均匀,釉色乳白,聚釉处闪黄,釉面温润亮泽,无刻划装饰。这件白瓷注子烧制得精细大方,是唐代邢窑中的精品。邢窑白瓷多像这件注子一样,素面无装饰,到了唐代中期以后特别是晚唐五代,邢窑器中也出现了雕塑、堆贴、印花、刻花、压边、起棱、花口等装饰方法。唐代后期,邢窑由于制瓷原料等方面的原因,渐趋衰落。河北曲阳定窑受邢窑的影响继之而起,成为北方著名的白瓷窑。除邢窑与定窑外,河南的巩县窑、密县窑,山西的平定窑与浑源窑等,也都以烧白瓷为主。因此在北方形成了以邢窑为代表的白瓷系。

  唐初定窑瓷器胎质较粗,胎色青灰,淘洗欠精者呈褐色,瓷胎均已烧结;白釉器物内壁施满釉,外施半釉,釉面光润,积釉处呈灰色。唐代中期,胎土经过仔细淘洗,胎质坚硬,胎色纯白,釉直接施于瓷胎上,无化妆土,釉色乳白,个别积釉处呈灰绿或浅青白色,釉质细洁失透。晚唐至五代时期胎土质地更细,胎壁薄而轻巧,釉质细洁,呈乳白色,器物除底足外,均施满釉。此时期在定窑中还有一种带官”或新官”字款的精白瓷,其基本特征是:胎薄轻巧,质地细洁,呈纯白色;釉面滋润,釉为乳白或白中泛青色,除底足外,均施满釉。

  唐至五代时期,刻划官”或新官”款的定窑白瓷胎薄细腻、制作精巧,釉色纯白或白中闪青,如这件五代定窑官”字款莲花瓣碗(图二),胎薄质密,釉色白中略闪青色,通身施满釉,碗外壁塑一周莲花瓣,造型素雅大方,是此时期定窑的精品。;北宋早期白瓷釉色白中泛黄或部分闪青,有些白瓷在器身上还有刻划花纹装饰,如这件北宋的定窑弦纹划花三兽足釜(下图),高10.9厘米,口径13.4厘米,此器与台北鸿禧美术馆藏的那件相近,只是釉色泛黄,这类器物应为当时的祭器。北宋定窑白地褐彩刻花钵(下图),直径29厘米。口沿微敞,弧腹、圈足。外壁所刻莲瓣刚劲有力,工艺纯熟。北宋后期的定窑白瓷以覆烧法制成,口沿无釉,常有刻划花装饰。

  宋代瓷器空前发展,不但出现了五大名窑,而且邢窑一统白瓷天下的局面也不复存在。经济繁荣是宋瓷发展的物质基础,宋代的制瓷业分工明确,使其产品更为精细。由于宋时兴文教,抑武事”,这使宋瓷表现出优雅的文人气质。

  宋代定窑白瓷窑址在今河北曲阳涧磁村、北镇、东燕川村、西燕川村,古属定州故称定窑”。曲阳位于河北南部,在邢窑窑场之北,因而定窑对邢窑的工艺有所继承,成为宋代白瓷的精品。邢窑和定窑瓷器,均为白瓷佳品,其特点却各有千秋。

  首先,从窑场的范围及生产规模上看,邢窑窑址在河北南部,内丘县、临城县北部约1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。定窑窑址在河北曲阳涧磁村、东燕川村、庄闲的80%赢法西燕川村等地。邢窑窑址小而分散,定窑窑址大而集中,无论是涧磁村的中心窑场,还是东燕川村、西燕川村的窑区规模都很大。

  其次,邢窑的粗白瓷和晚唐五代的定窑白瓷水平较接近,二者区别是邢窑工艺比较规范,成型、制胎、修胎较规整,胎和釉的质地较相似,器物各部位施釉均匀。而此时的定窑白瓷白度不一,有的泛青,有的泛黄,有的白中泛灰,加之窑中气氛控制不够稳定,有明显的流釉现象,这些情况是邢窑所没有的。

  再次,从修胎上讲,晚唐、五代邢窑无论粗瓷、细瓷,施坯工艺多娴熟准确,切削干净利索;而定窑瓷器的修坏工艺却不太成熟,旋切不整之处,存在跳刀现象,工艺略显粗糙,这些缺点在邢窑瓷中是没有的。定窑修底的旋切法受邢窑影响,至宋时工艺才发展成熟,能熟练、准确地切削。

  邢窑和定窑在胎质上的区别是:邢窑白瓷分粗、细两种,细白瓷在加工工艺上,每个步骤都很讲究,烧成后白度很高。而粗白瓷产量大,质地粗糙,生产过程中,不管是捏练还是陈腐都不够充分,白中常泛黄,到五代时部分产品的工艺水平有所提高,胎体中少有气孔夹砂现象,烧不熟的现象已基本克服,渐趋细腻。而晚唐五代的定窑白瓷和邢窑白瓷中的粗瓷相似,入宋以后,定窑水平大大提高,甚至达到了胎比釉白的程度。

  后是釉层上的区别,邢窑是镁釉,高温下黏度大,釉面易光滑平整,光泽度好,但釉色有乳浊感,不透明,釉色稳定,多呈白色或白中泛青的色调。这就使乳浊釉对胎体有良好的遮盖性,器物施釉到底,质优者足心也施釉。而当时的定窑产品釉料配置不稳定,就釉而言也分粗细两种,都不够光洁,光泽度差,宋代定窑白瓷流釉现象在唐、五代时期的作品上已有体现,施釉薄厚不均,有严重的流釉现象,流釉、积釉处颜色较深,施釉不齐,足心多不施釉,少数施釉者也只是略施一点,既不整齐也不均匀,定窑在五代时工艺水平有所提高,但多数白瓷仍白度不够,发青、发黄都很常见。到了北宋时期,定窑瓷多为象牙白,部分为粉白色。

  以上是邢窑和定窑在同一时期的区别,至北宋时定窑工艺水平进一步提高,北宋中期还发明了覆烧的工艺,由于邢窑不采用覆烧工艺,产量较低,因此定窑很快取代了邢窑的地位,迅速占领了市场。与北宋同时期的辽代,瓷窑也烧制以白瓷为主的产品,在辽代的墓葬及遗址中白瓷较常见,可见辽白瓷在辽代陶瓷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。

  辽白瓷分为两类:一类是常见的圆、琢器,如梅瓶、注壶、注碗、葫芦型瓶、碗、盘等;第二类是具有契丹民族特色的器型,如鸡头壶、扁壶、盘口长颈瓶等。辽白瓷的胎质亦分粗、细两种。

  粗者胎体较厚、胎质较粗、胎色较深,以灰白色和黄白色较为常见,一般靠施化妆土来增加白度,多为仿磁州窑产品;釉色上呈灰白、黄白,或纯白等色,色调上也有粗细之分;制作工艺简单,足墙粗矮。由于采用叠烧法,器外壁施釉仅及下腹部,在盘、碗等圆器类的内底处,通常有三到四个椭圆形支钉痕。由于此类白瓷在辽代各窑址中均大量出现,可知其为辽代白瓷中的大宗产品,是当时人们普遍使用的日常生活用器。如这件辽白釉凤首尊,是契丹民族特有的器型。胎体厚重,胎质较粗,釉面黄白。口部呈凤冠状,下塑凤首,脖颈处是弦纹,腹部仿磁州窑纹饰,剔刻出大牡丹花,胫足部内敛。这件凤首壶在辽白粗瓷中也属上乘之作;细者胎体厚薄适中,胎质坚密细腻,釉质光洁莹润,釉色多白中闪青或白中闪黄;工艺考究,采用匣钵单件装烧,一般仅底部着地处无釉,与邢、定两窑精品极接近,此类器物在窑址中极难见到。这件辽白瓷莲托注壶,分为注壶和底部的莲托两部分组成,壶有带钮小盖。釉色白中闪黄,胎体厚薄适中,胎质坚密细腻,釉面光洁莹润,通体施釉,是辽白瓷中的精品。因此,古陶瓷界在判断这两类白瓷的产地旧属时,对于粗者基本能达成共识,认定其为辽白瓷,但对细者则持谨慎态度,倾向于将其归入邢窑或定窑。

  就辽白瓷和宋定窑白瓷的特点而言,在瓷胎方面,北宋定窑白瓷胎体轻薄细白、烧成温度高,瓷化程度好,敲击声清脆悦耳。辽白瓷中精细的白瓷,胎体细薄坚硬,但数量较少,多数辽白瓷胎质颗粒粗糙,白中泛黄或泛灰,糅合不好,胎体常有干裂现象。辽白瓷烧成温度比北宋定窑白瓷低,瓷化程度也不如定窑白瓷好。

  就施釉方面比较,定窑白瓷基本是满釉,施釉薄,胎色纯白,也有釉面泛青及白中泛黄者,可见流釉合积现象,积釉处泛青、泛绿;定窑白瓷釉面光滑平整,给人以冷硬的感觉;辽白瓷釉厚,有透明玻璃釉和白色乳浊釉之分,辽精细白瓷釉色为粉白、乳白者多泛青或黄,釉面均匀,少有流釉或积釉现象。器物表面偶有黑色杂质,底足处常见刮釉露胎现象;辽白粗瓷多采用蘸釉技法,釉仅至器物下腹,釉色牙白、牙黄或灰白,白度较差。由于胎质粗糙,器物表面常有微小间隙,所以烧成后在釉面上易产生暴釉现象。

  在工艺上,因定窑白瓷本身胎色较白,故无须施化妆土,而辽白瓷中胎质较粗的,常在胎体上加一层化妆土。定窑白瓷修胎讲究,做工细致,胎上常有竹丝刷痕”,足墙较薄,棱角分明。而辽白瓷足墙较厚,胎上无竹丝刷痕”。此外,从款识上看,辽白瓷只有官”和新官”两种,字体各异,而定窑款识较丰富。

  在纹饰上,五代定窑白瓷纹饰少,以素面为主。至北宋时,纹饰有印花、刻花、剔花等技法。刀工犀利纯熟,纹饰简洁流畅。辽白瓷中除碗、盘中有划刻花草纹外,多为素面,也有一些仿磁州窑的牡丹双叶等纹饰。

  北宋定窑白瓷胎体轻薄,胎质坚硬,白度不高,白中泛黄,且有不明显的乳浊现象,因釉中含铁和钛的氧化物,故呈象牙白色。无论采用刷釉还是蘸釉技法,施釉都因不均匀,易产生流釉现象(蜡泪痕),但修胎较精细。在胎底的露胎处,常可见到细密的“竹丝刷痕”,“竹丝刷痕”和“蜡泪痕”是定窑产品的显著特征。此外,定窑在器型上,还与磁州窑白釉黑花瓷有一定的关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