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庄闲的80%赢法--Welcome!

网站地图  |  XML地图

.

公司新闻

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庄闲的80%赢法须弥座台基

发布时间:庄闲的80%赢法须弥座台基

  #早安#早安已经不早啦,国博君日日忙碌呀,求鼓励~【佛像庄严——古印度地区佛造像•12世纪•阿弥陀佛坐像】阿弥陀佛在五方佛中居西方, 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, 属莲华部,主妙观察智,佛教中的长寿神多与其有关。此尊阿弥陀佛造像肩披帛,身饰项圈、璎珞和臂钏,莲座下为折角高须弥座,双手结禅定印O网页链接

  玄天上帝圣牌 为明代御制瓷制,高1.01米,宽0.5米,武当山博物馆收藏。造型别致,由座、盖、边榜、牌心等七块构件组合而成,在须弥座上,瓷塑流云仙鹤;两块边榜为二龙戏珠祥云图案;顶为如意形,作云涌祥云;牌心书“武当山玄天上帝圣牌”,既不同于皇室大庙里的灵牌,也不同于民间的祖宗牌,是道教灵牌中仅存的一例,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物价值,被列入国家一级文物。

  青槐树荫下,翠竹与文石同植于须弥座花坛。花园中石栏上部为覆莲柱头,栏杆寻柱下雕有净瓶与如意云纹,为典型官式作法,多用于皇家园林之中。文士右手执麈尾,左腕搁于腿上,桌前摆置卷帙,两目凝神观画,口中若有所言。其他一盥手回眸,一袒衣立于后,另一背对观者手持团扇。童仆五名奉画轴及盥具,一以叉竿悬挑画障。画中“边角”山水以斧劈皴与水墨刷染,树叶用笔疾速,与明人仿南宋马远作品构图笔法相似。

  【清‖漆八宝烛台 (一对)】整灯分为三段,分别是灯盏托盘,中层台柄和底层底座。上层托盘为放置蜡烛所用,整体莲花,六层花瓣,最下端一层下覆,余下五层逐层渐大,极富韵律之美。莲心仿若莲蓬,阴线刻绘莲子,中间留有圆孔,当为安插蜡烛所用。中层为圆柱手柄,柱周以十字方向出刃,装饰卷草纹样。下层为须弥座,连珠纹束腰,上涩较小,下涩较大,作覆莲状。整体造型华美,纹饰细致,漆质厚润。线条起伏,富于变化,使这件器物极富韵律节奏之美。

  紫檀嵌黄杨木雕云龙宝座屏风,清乾隆,通高306cm,横356cm。清宫旧藏。屏风紫檀木质,八字三屏式。光素边框,凸雕夔凤纹三联毗庐帽及站牙,勾莲蕉叶纹八字式须弥座。屏心以紫檀雕云纹地,嵌黄杨木雕龙戏珠纹,双勾万字方格锦纹边。【黄杨木】黄杨木为常绿灌木,四时不凋,生长极为缓慢,传说每年只长一寸。黄杨木木质坚硬,不易开裂,因其难长,故无大料,常用以制作中型文玩陈设、印章或镶嵌等装饰材料,其色彩艳丽,佳者色如蛋黄,与深色木材互相映衬,异常美观

  两种柱式各有自己强烈的特色。它们之间,整体、局部和细节都不相同,从开间比例到一条线脚,都分别表现着刚劲雄健和清秀柔美两种鲜明的性格。多立克柱子比较粗壮(1:5.5~5.75),开间比较小(1.2~1.5柱底径),爱奥尼柱子比例修长(1:9~10),开间比较宽(2个柱底径左右);多立克式的檐部比较重(高约为柱高的1/3),爱奥尼式的比较轻(柱高的1/4以下);多立克柱头是简单而刚挺的倒立的圆锥台,外廓上举,爱奥尼式的是精巧柔和的涡卷,外廓下 垂;多立克柱身凹槽相交成锋利的棱角(20个),爱奥尼的棱上还有一个小段圆面(24个);多立克柱式没有基础,雄强的柱身从台基面上拔地而起,轻倩的爱奥尼式的却有复杂的、看上去富有弹性的的柱础;精壮的多立克式柱子收分

  【珊瑚翡翠吉庆有余盆景】 清晚期,造办处造,通高38.5cm,座高6.8cm。清宫旧藏。掐丝珐琅圆形须弥座,座沿填蓝色回纹一周,束腰和近足处饰勾莲宝相花纹,束腰上下均饰仰覆莲瓣纹。座面正中植一珊瑚干翠叶树,红绿相映,明艳耀目。树下莲花数茎,缠绿丝荷茎托一大一小两片翡翠莲叶,叶中央各镶珍珠1粒,粉、黄色碧玺莲花5朵,翡翠莲藕2个,3个象牙莲藕平镶在镀金座面上。“吉庆有余”坠挂于枝干,挂坠上部为铜镀金嵌水晶磬,磬正中镶粉色碧玺蝙蝠,蝙蝠向下,口衔1块粉碧玺莲花牌,牌下连缀珍珠坠1个,磬的两端又挂嵌深红色蜜蜡眼的珊瑚大金鱼各一。树的两侧各以1支“福寿双全”挂坠辅衬,“福寿双全”坠上端为珊瑚米珠穗

  清乾隆 红木雕花福寿万年香几 此几形体硕大,几面作方形,束腰内缩成须弥座式,上下托腮,三弯腿,落于方形矮托泥之上。每一处雕刻与镂空皆有水流涡卷纹,有力的拱角伴着优雅的叶片,四腿弯曲如行云流水,直至底部刻有如意头,每侧都刻有网状叶片并有同心如意,较厚的材质处雕刻多层夔龙纹,四周包围吉祥蝙蝠纹并雕有花鸟与竹子,底部挡板处有带涡卷纹的象脚,所有的边角都完美修整,木质颜色纯厚。带有洛可可风格的涡卷纹样,是其复杂工艺技术的体现,正是皇帝喜欢这样的风格,大清家具繁缛之风从此可见,是一件典型的清代宫廷造办处精品。

  苍松挺立,高大湖石峙立于须弥座花台,红、白、粉紫牡丹栽植于石隙中,珍花奇石争奇斗艳。画中文人端坐,预备听琴会友,案头列炉焚香,青烟袅袅而上,呈翘足鹤型,与背景长松搭配,具有“松龄鹤寿”画意。童仆或抱琴于前,或执羽扇立于旁,或捧盒或瀹茗。后方摆置剔犀漆盒、品茗瓷碗及珊瑚树盆玩。藉由器具铺陈摆设,彰显出文人雅士闲居生活的高雅格调。画中人物围坐于“四面平”黑漆桌案,案面镶有瘿木,花纹奇丽。正中人物端坐于榻,上置倚圈靠背,扶手尽端向外翻卷。右侧一人持扇坐于玫瑰椅,椅子的扶手与搭脑等高,前方延伸踏足与座面同宽,样式轻巧美观。另有“剔犀”方凳与腰鼓型瓷墩,前者通体雕饰如意云头与回纹,后者腹壁饰海棠式开光及鼓钉纹,所绘家具形制皆为明代中、晚期风格。